域名: old.zh61wx.com E-meil:学生作文zhycetwx@163.com 文学创作:yangshich@163.com
于颖新 于立极 凡 夫 王一梅 王 位 王晋康 王泉根 王定海 王树槐 王鸽华 毛云尔 邓宏顺 北 董 潘与庆 皮朝辉 安 宁 汤 汤 伍 剑 艾 禺 刘清山 刘育贤 刘 俊 闫耀明 刘乃亭 刘兴诗 刘慈欣 刘正权 刘 北 任大星 米吉卡 佟希仁 李建树 李学斌 李志伟 李丽萍 李 铭 李维明 李仁惠 李利芳 李少白 汤素兰 吴牧铃 吴礼鑫 陆 梅 冰 夫 肖显志 陈国华 陈 静 陈志泽 邱 勋 宗介华 余 雷 吴佳骏 陈琪敬 金 本 金 波 周 锐 苗 欣 周学军 鱼在洋 周蓬桦 周晓波 杨向红 杨庭安 杨 鹏 郑 重 郑允钦 郑 军 林文宝 范晓波 屈子娟 卓列兵 饶 远 贺晓彤 何腾江 洪善新 洪 烛 经绍珍 张广钧 张一成 张希玉 张怀帆 郝天晓 杨福久 倪树根 凌鼎年 高巧林 高恩道 钱欣葆 爱 薇 龚房芳 徐 玲 野 军 黄春华 黄 山 戚万凯 湘 女 程逸汝 彭绪洛 谢 华 谢华良 谢倩霓 谢 璞 谢 鑫 谢乐军 曾维惠 窦 晶 鲁 冰 舒辉波 斯多林 蒲华清 翟英琴 崔合美 梁小平 樊发稼 薛卫民 薛 涛 魏 斌
    首 页   视 频   讯 息   儿童小说   科幻小说   童 话    故 事   幼儿文学  寓 言    散 文
    诗 歌   赢在起点  作品导读  作家文集   版主作品   自由写吧   作 文   精彩回放  报 纸    空 间       
目 录
热点推荐
童 话
儿童小说
科幻小说
品评蔡旭寓言散文诗《大雨冲刷的大街》
作者:陈志泽     来源:宁波大学学报    点击数:
  65“好了伤疤忘了疼”是国民劣根性的一种表现,再惨痛的教训也往往顷刻即忘。著名散文诗作家蔡旭先生的散文诗精品《大雨冲刷的大街》显然就是为了“揭示病苦,引起疗救注意”(鲁迅语)而作。作品选取寻常可见的交通肇事的一个画面,却不是正面的展示,而是“一场大雨过后”的冷静追叙,作者没有任何的抨击,而是让画面“说话”,谴责的力量“无声胜有声”,这就是构思的精妙与功力的了得了。“一场大雨,把大街冲洗得干干净净。把斑马线的灰底白条冲洗得更加清醒。”是画面的总铺垫,突出了“斑马线”这个关键词。“清醒”一词可不能小觊,不用常用的“醒目”而用“清醒”,一字之差,却迥然有异。前者是客观的,是醒他人之目。后者是斑马线自己的认知,自己的突显,为反衬作品所批评的对于恶习的熟视无睹而精心选择的。紧接着的三个“冲走了”,饱含悲愤情感叙说了发生的事件,而这一切“连那辆横行霸道的肇事车作恶及逃逸的的痕迹”,“也一起冲得无踪无影了”。我佩服作者采用追叙的手法造成简练、浓缩的艺术效果,在很浓的抒情意味中,饱含着爱憎分明的情感把事件的由来和造成的结局叙说得一清二楚。镜头集中到“斑马线”。“灰底白条冲洗得更加清醒”与“与灰底白条混为一谈的一滩鲜红”的红与白的对比,揭示出一个生命消逝在车轮下的触目惊心。“闪电一般划破长空的一声尖叫”,是一个生命消逝瞬间发出的悲鸣,“闪电一般划破长空”的比喻用来表现无辜死者以及作者的呼喊再恰当不过。大雨还“冲走了受难者的身影及围观的一圈怜悯与叹惜”。作者深深的同情溢于言表。而“连那辆横行霸道的肇事车作恶及逃逸的的痕迹,也一起冲得无踪无影了”,则是发自心灵的谴责与深沉的思考。一场大雨是作品构思的凝聚点,在这一点上展开了必要的交代与铺叙。作品情感的表达大起大落。如此严重的事件引起什么样的思考,吸取什么样的教训?作者笔下的这一场大雨把大街冲洗得干干净净,一切又恢复了平静,付出生命和鲜血代价的恶习也照样运转,“一切都过去了。横冲直撞的车流,照样骑在斑马线上擦肩而过。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。”这是多么深刻的人性化关怀的体现啊!我想,这一则短短的散文诗之所以令人震撼的原因就在于此。结尾的两句“只有目击了这一幕的行道树,默默肃立。叶子上盛不住的泪水,不断地,滴落下来。”与其说是树流泪,不如说是人流泪。作者的痛苦,让我们感同身受,作品的感染力得到充分的表现。蔡旭先生曾任某报总编辑,他善于以一种“老报人”职业性的敏锐观察生活,善于从日常生活与细小的事物中发现哲理或诗意,而他的艺术表达是朴实的甚或是平淡的。作为散文诗,他似乎不凭借大幅度的想象和诗的语言见长,而以独特的角度和发现,严谨的结构取胜,使作品整体的立意和构思洋溢出浓郁深厚的诗意,我以为在中国的散文诗苑,他业已形成的艺术风格独树一帜。(原载《散文诗世界》2015.9)附:蔡旭《大雨冲刷的大街》
  一场大雨,把大街冲洗得干干净净。斑马线的灰底白条冲洗得更加清醒。
  冲走了大雨到来之前,闪电一般划破长空的一声尖叫。冲走了曾与灰底白条混为一谈的一滩鲜红。冲走了受难者的身影及围观的一圈怜悯与叹惜。连那辆横行霸道的肇事车作恶及逃逸的痕迹,也一起冲得无踪无影了。一场大雨过后,大街恢复了平静。一切都过去了。横冲直撞的车流,照样骑在斑马线上擦肩而过。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。只有目击了这一幕的行道树,默默肃立。叶子上盛不住的泪水,不断地,滴落下来。(选自《伊犁晚报·天马散文诗专页》2014年第 11 期)陈志泽,现居泉州。1984 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。中国散文诗研究会副会长、中国散文诗作家协会副主席、国立华侨大学文学院兼职教授。2007 年在纪念中国散文诗九十年活动中被评为“中国当代(十佳)优秀散文诗作家”。出版《散文诗艺术技巧例话》等文学评论集、散文诗集、散文集、诗集 24部。(配图来自网络,如有侵权请后台联系删
  • 上一篇文章: 《花布底片老相机》:扎根乡土 书写童话

  • 下一篇文章: 没有了
  •  欢迎点评:
      网友评论:(只显示最新19条。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)
    访问人次:AmazingCounters.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